欢迎访问中华命名馆官方网站

您是网站的第"1,862,690"位访问者

关闭

  • 2019起名大全

    2019起名大全

  • 中华起名网

    中华起名网

搜索

最新动态:

官方微信

手机站

版权所有©中华命名馆     豫ICP备19033647号

命名馆

他、她、和我

发布时间:
2019/01/04
浏览量

  他,个子不高,沉默少言,也不那么注重仪表,只因去年在一本杂志上发表了一篇小说,才在厂里有了点“小名气”。

  她,中等个头,相貌平平,性格内向,也是在去年有一篇小说被一家报纸采用,实现了她多年的夙愿,被职工誉为大有前途的“女作家”。

  在这个并不起眼的工厂里,两位年轻人,又是异性,差不多在同一时期发表了文学作品,于是,这个厂就显得不平静了.上班前,下班后,他和她成了人们谈论的中心话题。

  爱好一致的人有共同语言,谁都不否认。也许是为了互相切磋技艺,以求共同提高,他和她走到了一起。

  “他和她是天生的一对。”那天吃中午饭的时候,我听到一位职工这样说。

  我,其貌不扬,不善交际,爱好新闻写作,今年发表了不少新闻稿件。我认为,那不能算是“作品”。可她,见了我总是先叫老师,然后说话。他见我也叫,而叫的是我的名字。

  他找到我,高兴的对我说,她向他求爱了,方法既缠绵又委婉。他的言语流露着幻想变为实际的喜悦。

  我为他,为这位比我小两岁,又是我唯一的朋友已有了志趣相投的伴侣而高兴。

  一周后,我和他在一起,他第一次不绝于耳地向我讲了许多和她在一起的事情,我被吸引住了,好像自己也领略了与情人在一起的快活。但听到他说她谈到了一些娱乐活动显得有些情不自禁的时候,我突然对他产生了怀疑,感到他说的并非全是实情,他在歪曲她!但我还是笑着对他说:“我还真的羡慕那些会跳舞的人,可我就是学不会,希望你学会跳舞,以适应潮流。不要像我,在姑娘眼里是不爱看电影、不爱逛街、更不见跨舞场,整天除了工作和学习,还不知道爱情是什么名堂的书呆子。

  他说是。

  半月后的一个晚上,她踏着月光来找我,要我去叫他,让他送她回家。

  我去他宿舍向他说明来意。他迟疑了片刻,有些生硬地对我说:“你把她送回去!”

  我不明白,把他推出门外,看着他走到她身边,又一起消失在月光下。

  夜静得出奇,我闲着无聊,便坐在学校放在他宿舍的脚踏琴旁,弹起了我对他和她的祝愿——春江花月夜。琴的声音很响.也许在她家也能听到。

  一个小时过去了,送她回家走五趟的时间,他仍未回来。窗外有些暗了,十米外的地方什么也看不清。

  春去夏又归,半年过去了,他频繁去赴约。然而,同他一起逛公园,进影院,下饭馆,在花前月下诉不尽情意的,是只有初中文化,却姿色出众的另一位女郎。

  他找对象要找一位志趣相投的人的思想,随着时间的流逝改变了,完全改变了。

  她却不知道这些,心中对他爱的火焰越烧越高。

  她真可怜!几次见到她,想向她说一句话,可我没有说。我质问着自己,如果站到他的位置上,是不是也会同他一样“重仪轻才”?!……

  文 凭

  秋子的原名叫秋实。上初中时,她觉得这个名字太俗气,就换“实”为“子”。她认为,“秋子”一名,颇有新潮感。

  秋子娘名叫春花。名如其人,春花虽然过了40岁,仍旧爱浓妆艳抹。秋子是独生女。当初,春花为女儿起名秋实,寓意是春华秋实。女儿要改名字为秋子,春花心里很不高兴,但她拗不过唯一的宝贝,只好默认了。

  在娘俩住的丽安小区,知道秋子娘大名的人不多,而提到她的绰号——长舌妇,如雷贯耳。秋子她娘爱打听和传播别人的闲事,说起来如同目睹,滔滔不绝。因此,邻居们大多数都和她吵过架。她除了爱说,吵起架来更是言辞激烈,嘴快的像机关枪扫射,往往让对方站不住脚,抬不起头。有人把她与人吵架录了一盘带子,发现她每分钟能吐500多个字。在吵架时她最爱说的一句话就是:“有短别怕揭,心里有鬼才怕刀割。”有了这副好口舌,小区里的每个人都谨慎起来。秋子与生俱来沿袭了她娘的长处,长相也比她娘更妩媚。刚上初中,秋子便被视为全校的校花。她娘怕她早恋落下笑柄,就天天接送,直到她考上大学。

  秋子进了大学门,当娘的扬眉吐气,逢人便说女儿日后必成大器。不想一年之后,学校把秋子除了名,原因是她未婚先孕。与她最要好的男友说不是自己的,直到秋子在医院产下一女婴,她也肯定不了谁是女儿的父亲。秋子不甘心,发誓要通过亲子鉴定找到让她怀孕的人。在学校这么一闹,校方感到大失面子,只得派专人把秋子母女俩送回了原籍。

  秋子回到家中,整天闷闷不乐。她娘也被这颗重型炮弹炸哑了.一连半个月没有人见她出过门。事已至此,秋子也无可奈何了,她就与娘商量,给女儿取个名字吧。她娘眼里心里都是仇狠,表面上应允了。秋子考虑到自己名声扫地,就想给女儿起名叫“文平”,意思是让女儿将来文文静静,平平安安。两年后,秋子的同学大学毕业各奔东西。其间,没有一个人与她联系过,秋子想对女儿做亲子鉴定的希望也化成了泡影。秋子她娘一气之下成了精神病,领着她的外孙女逢人就说:看看,我女儿大学毕业了,这个丫头就是她的“文凭”!

  乐 乐

  王家和孙家是隔墙邻居,平日里,对方家里人说话声音稍大一点,墙那边能听得一清二楚,谁家发生了什么事,也瞒不过对方。若一方外出,只要打个招呼,就能照应。两家相处10多年亲如一家。

  这一年,王家在市场上买回一只足月的京巴小狗,家里人给它起名叫“乐乐”。乐乐从小就活泼可爱,逗人喜欢,给全家人带来了不少欢乐。也是这一年,孙家喜得一子,全家人高兴得不亦乐乎,在出医院之前,就给这个孩子也起了个叫“乐乐”的名字。

  一个是狗,一个是人,都叫乐乐,在以后不长时间里,王、孙两家和谐相处的日子就被搅乱了。原因是只要一家有人叫一声“乐乐”,狗和人都应,在附近的邻居中也成了笑谈。孙家曾试图让王家把狗的名字给改一下,王家说叫习惯了,给狗改名不如给人改名。王家并说我们是先有狗,而你们后有人,人不应该起我家狗的名字。更让孙家难甚的是,由于叫乐乐时人和狗都应,并相继来到一处,人乐乐和狗乐乐几乎是形同影子,似乎谁也离不开谁。日久天长,孙家感到有苦难言,积怨日深。孙家人看在眼里,气在心上,决定要弄死王家的狗。

  孙家想到做到,很快把决定付诸了行动。这一天,孙家人买了只鸡腿,一包“毒鼠强”。往鸡腿上蘸药时,人乐乐领看狗乐乐到大街上玩去了。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乐乐玩累了,也饿了,领着狗乐乐回到家里。乐乐在找吃的时看到了鸡腿,把鸡腿一分为二,自己和狗乐乐各吃了一半。当天,人乐乐和狗乐乐同时被“毒鼠强”夺走了性命。

  大名鼎鼎

  老黄与老万家住对门,也是同龄人。巧的是,在一个同年同月又是相同的时间,各自的老婆有了身孕,10个月后,两人挑选了一个好日子,在医院让老婆实施了剖腹产,各人喜得一子,于是两家更是皆大欢喜。望子成龙是父母的心愿,怎样给孩子起一个鼎鼎大名,老黄与老万便较上了劲。

  约定的时间到了,老黄与老万两家人聚在一起,谁都认为自家为儿子起的名字一鸣惊人。当对方把写在纸上的名字交换一看都禁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老黄给儿子起的名字叫“黄帝”,老万给儿子起的名字叫“万岁”。当日,这两个响亮的名字像钟一样在小区里响了起来。

  岁月如轮,转眼过去了7年。黄帝和万岁从同一天进入同一所学校、同一个班级起,竟没有一位老师提问过他们,上初中依旧如此。黄帝与万岁早已习惯了凡事老师不会提到自己,便我行我素起来,时间一长,学习自然比不上其他同学。终于有一天,老黄与老万实在憋不住了,一起去找他们的班主任要问个究竟。两人说明来意,未等班主任说话,一位像是刚与谁吵了架,此时仍余气未消的年轻老师开口道:“你们一个‘黄帝’,一个‘万岁’,我们都是臣子,谁敢向黄帝万岁提问?更别说批评啦!”

  老黄与老万知道了问题的根源,只好忍痛改名。两人又经过一番绞尽脑汁的考虑,黄帝改名为“黄天帝”,万岁改名为“万少一”。他们想,这样的名字人们总能接受吧!然而,直到两个孩子初中毕业,别说老师不愿叫这两个名字,就连同学们也快把他们俩忘了。

  名之过

  明末清初,在山西某地,伊员外是方圆百里有名的富户,家有良田百顷,骡马成群,家宅如同相府,妻妾众多却没有给他生一男半女。看看家业连个继承人都没有,把伊员外愁得胡子都变白了。

  花甲之年,一小妾对伊员外说自己有喜了。伊员外听了连连摇头叹息,整日里依旧是食不甘味,夜不能眠。不久,见这个小妾的肚皮渐渐隆起,伊员外一下子激动起来,生命也仿佛回到了年轻时期,举手投足都充满了活力。眼看自己后继有人了,伊员外把全部希望都寄托到这位小妾身上,在对她的起居生活加倍关照的同时,开始冥思苦想为将要出世的孩子取一个响当当的名字。经过几个月的深思熟虑,伊员外终于定下两个名字。若小妾生个女孩,名字就叫伊世珍,若生个男孩,名字就叫伊世杰。寓意是世上最珍贵的、最杰出的。

  小妾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当伊员外听到婴儿出生后的啼哭声时,高兴得他一蹦三尺高,迫不及待地跑进小妾的房中。小妾给他生下的是一对双胞胎,两位千金。伊员外喜不自禁,大宴三天请亲朋好友,放粮百担救济贫困以示庆贺。至于名字,伊员外并未改变初衷。两个女儿5岁时,伊员外就把教书先生请到家教她们识字。到姐妹俩16岁,两个宝贝女儿如伊员外所望,琴棋书画无不通晓。除此之外,她俩貌若天仙的美丽更让方圆众多的上门求亲者跑断了腿。伊员外不慌不忙,他决心为让自己骄傲的女儿选到一门如意的乘龙快婿。

  当地有双胞胎必须是同日嫁娶的风俗,且对方也须是双胞胎,这无疑以加大了伊员外选婿的难度。说来也巧,县令大人的李师爷有一双胞胎男丁,年龄且与伊员外的两个女儿相仿。李师爷早就对伊员外的两个女儿有所耳闻,在两个儿子到了订亲之年,他备厚礼让管家去伊员外家提亲。在李师爷看来,凭自己的地位,提亲之事一定能成。管家走后,李师业设宴邀朋,只等管家带回喜讯。

  正如李师爷所料,管家到伊员外家提亲的话一说,伊员外便满口答应下来,把女儿的名字和生辰年庚写在帖子上,就让师爷的管家回去复命去了。管家一路急奔回到师爷府,李师爷接过伊员外写的帖子一看,满脸的笑容渐渐地暗淡下来,旁若无人地自语道:“一个失贞,一个失洁,已经失去了贞洁的,还娶她做甚!”被宴请的人看出了李师爷心中的不快,宴席不欢而散。不久,伊员外的两个女儿失去了贞洁的消息像风一样吹遍了全县的各个角落。从此,再也没有为他的女儿提亲的了。当伊员外知道是自己为两个女儿起的名字害了女儿时,一口气没有上来便命赴黄泉了。待世珍、世杰百年入土时,姐妹俩依然是清白女儿身。(报摘)据公安部姓名查系统,全国最爆笑人名——刘产 扬 伟 赖月京(还是个男的),范 剑 姬从良 范 统 夏建仁 朱逸群 秦寿生(亏他父母想的出),庞 光 杜琦燕 魏生津 矫厚根 沈京兵 排名第一的:史珍香

  怀念小屋(散文)

  自从我出世以来,住过许多房屋,但最使我难以忘怀的,是在市中心寇家巷那间小屋。

  那间小屋是由麦秸泥垛起的墙,顶是油毡搭的,总占地面积只有半张双人床那样大。靠搭油毡最高的墙头,伸手可碰到屋顶。周围有楼房、平房,我的小屋盘踞在两处房子外围的一个墙角。小屋虽小,里面摆着生活用品,挤得每动一步都不方便。床仅有小学生的书桌宽。床边立着书柜和借用的旧缝纫机当写字台。穿衣时把手伸直了,就能把墙上的土碰得直往下掉。每天上班下班,吃住学习,时间久了,就习惯了这个拥挤的空间。为此和好朋友失去了来往,他们笑我太寒酸了。其实,我有自己的苦恼和想法。我有业余看书写作的习惯,当时月工资170多元,大宿舍自然不能住,租好一点的房子,不舍得动用那点微薄的工资。两全齐美的办法,就是在寇家巷借用这间长期废弃的小破屋,既不掏房租,环境又清静。

  小屋虽小,我仍然像爱自己一样地爱着它。经常把里里外外打扫得干干净净。春夏秋冬,年复一年,墙坏了自己修补,顶漏了自己重搭,犹如世外桃源一般。在小屋里住,最难熬的是夏天。阳光的热量仿佛都聚在了这里,里面闷热得透不过气。为此,我在开春后把屋子四周种上丝瓜,到盛夏来临之时,丝瓜秧把屋顶盖得严严实实,既阻挡了炙热的阳光,又美化了环境。到秋天,丝瓜成熟了,鲜嫩的丝瓜做汤做菜很是可口。吃不完的,我就把它切成片晒干,然后装进塑料袋中,一年四季享用,还节省了不少生活开支。在此居住,自鸣得意之时,也有很大的担心。一遇大雨天,屋内漏雨如注,若遇上连阴天,被子湿得能拧出水,书柜门潮得发涨关不上。还更担心小屋突然在夜间塌了下来。92年农历三月的一天早晨,我起床开门一看,门外下了一场整个冬天也没有这么大的雪,地上足有一尺厚,我打了个寒颤,回头往小屋顶上一看,见搭油毡的棍子都压得快要顺墙滑下来了,便顾不上其它,急忙把屋顶的雪弄下,才免了一场塌顶事故。确定无险情时我看着小屋,心疼地写了一首《三月雪》:“一夜醒来雪满天,皑皑银装裹玉寰。谁家沉眠正酣梦,不在清辉玉璧寒。顽童争摇落花树,玉女抢折玻璃鞭。唯我忙扫屋顶雪,独恐柴檩不胜坚。”三十而立之年,同龄人的孩子有的都上学了,我仍孑然一身,周围有不少人给我介绍朋友,女方一看我住的小屋,扭头就走,一连几次都是这样,弄得我对谈对象既没了脾气,也没了热情。我不怪人家,只怨自己,人穷气短啊!但是怨有何用,我毅然爱着小屋,执着着我的追求。忽然有一天,一位女郎跨进了“雷池”之后,我们居然谈上了。很快,她为我做饭洗衣服,我庆幸自己捉住了一只迷途的小鸟,对她的爱义无反顾。不久我们结了婚,她如实相告:“我敢肯定,在我之前,你没有谈过女朋友”。我问她如何见得?她一笑说:“你的小屋地面很潮湿,女人的高跟鞋踩上去就留一个深坑,一个月也平不了。另外,房间里除了你的学习用品,与女性相关的东西没有一件。”至此,我才明白,自己的庆幸是多么无知。

  一晃几年过去了,小屋再也容不下三口之家,虽然搬出了小屋多年,但我仍然怀念着它。

  三儿(散文)

  表弟叫秋锋,在我们亲戚里的男性中,被公认为最老实巴交的人,他从小就老实得过了头,胆子也小得见一只蚂蚁都害怕,都说他这种性格,一辈子也成不了气候。

  什么是气候?自古没有一个准确定论。表弟吃奶吃到小学结业,他对以后的生活也没有过奢望。生在农村的人,梦想长大到城里当个工人就心满意足了。表弟18岁那年,仿佛老天在给他开玩笑,表弟居然有机会当了工人。至于娇美之妻,他更不敢去想。岂料,又像是老天恩赐他,给他牵线搭桥,让他娶个如花似玉的美娇娃!一年后,他们还生了一个胖儿子!

  至今,我也没问过弟媳的大名,每次见到她,总是听其家人对她称呼:“三儿”。因为她是家中排行老三,小名自幼就叫三儿。

  三儿不仅漂亮,心眼也好,且非常能干。她孝顺公公婆婆,关心丈夫,爱护孩子,在她居住的小区里无人不夸。转眼间十几年了,别说是两口打架,就连吵嘴之事也一次没有。四邻八街,谁谈起家里媳妇,都拿三儿当榜样,说与公公婆婆在一起生活这么多年.就是牙也有咬舌头的时候,而他们却和睦得让人眼红。

  表弟原来是柠檬酸厂的锅炉工,每个班回家,一身黑煤灰。三儿见丈夫回来,总是把他的衣服换下来,然后端上可口的饭菜。由于丈夫厂里不景气,工资难以糊口,三儿就想找份工作,为夫分忧。后来,三儿真的找了一份工作,但工资太低,没干两个月,她就辞了,在新兴路东头出小摊炸肉盒卖,每天都有10元左右的收入。这下,三儿好像找对了致富的门路,每天早晨4点起床开始工作,到晚上收摊,风雨无阻,年复一年。

  俗话说,妻贤夫祸少,三儿的贤惠使整个家庭其乐融融。也许,每个幸福的家庭都是建立在家庭成员和睦相处基础上的,而不幸的家庭则各不相同。三儿的一家也有不幸,公爹五年前患了白内障,双目几近失明,什么活也干不了,去年又突然偏瘫。三儿为公爹四处求医,使公爹的病情得到了控制,但花费了上万元的医药费,以后的治疗费用还得靠三儿一个人挣。三儿的公爹偏瘫后,三儿担心公爹久卧之后身上长褥疮,三儿就天天给公爹洗澡擦身,衣服每天一换,十多年如一日,使公爹的房间没有存在过异味(作者2010年注:三儿的公爹于2010年3月去逝)。除了公爹,丈夫因原来长年烧锅炉,劳累与粉尘的缘故,30岁后便发现染上了职业病,近年病情加重,已是几次死里逃生。丈夫的单位垮了,为丈夫治病的费用也重重地压在了三儿一人的肩上。丈夫离厂之初,还能帮三儿点忙,可如今,他稍一活动就气喘吁吁,形同废人,精神压力更让他显得未老先衰。三儿知道他心里难过,每次都鼓励他说:“打起精神来,家里的什么事都不让你操心。你半辈子也没有打骂过一回,我幸福死了。我为你找最好的医生治病,不惜一切代价,只要你精神不倒,什么病都不怕,再大的困难我都能承受。只要看见你,我就很高兴!”对于这个家,邻居们无一不同情。但三儿不把生活的重压放在心上,仍然一早出摊,时时听到她诙谐的叫卖声:“冰镇肉盒——!”

上一篇:
下一篇: